子虚

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

很奇怪
一片杂草,一片冷落的杂草,在纷纷细雨中,展示自己淡紫的沉甸甸的花朵。
尽管过路的行人不会注意,
但是,
难道美丽一定要引起关注吗!
有些花朵鲜美靓丽,
多少人拜倒在它的花香之下
于是
人们掐断它的供给源,
美丽的保鲜度减短了
再美丽
也成了回忆
终将被抹去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