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虚

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

细细想来,我并没有什么朋友。在各种媒体中看到两个人如胶似漆,一时间甜蜜得让人向往社交。但也见过两人因为屁点破事,深厚友情走到终点。感情要坚韧的时候怎么也打不破,该脆弱的时候不碰它就碎的只剩下渣渣了。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不喜社交的原因吧。
一个社恐的自述

评论

热度(1)